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节仁的教育博客

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痴仁说梦之二《猪是怎么想的?》   

2010-02-23 19:14:51|  分类: 社会民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说起来是有一点玄幻。

我曾经怀疑自己是得了精神病!因为,只要我愿意,我就可以一边做着手头的工作,一边又可以自由地进入他人的灵魂,分享着他的思想。这就仿佛被注入了一种神奇的力量,大概就是所谓的分身术吧。不过,我可没有得到过任何高人指点,一切皆为机缘吧。

上帝给我神力,是让我观察世界的,我贪婪地畅游在一个叫做灵魂的世界,趁上帝没有收回我的神力。

我以为,只有人类才有灵魂,有一天,我却进入了一头猪的灵魂,让我认识了一个猪的世界。

 

人们固执地认为,只有人才会思考,尤其是有点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的人,“意识是人脑特有的机能!”我的老师是这样教我的,我也这样教学生,我们对老马的论断毫不怀疑,那是不可能有错的。一切除了人之外的动物,只有本能的活动,没有意识,当然就没有思想了。

而猪,被人认为是最蠢的动物,所以,人们形容一个不太聪明的人,就把他比喻为猪。“猪脑子”这个说法,就是说人好蠢。细细地思量,既然有最蠢的猪,那就必然有不太蠢的其他动物了,既然不太蠢,那就也还是会思考,有思想了,只是不太灵光罢了。

不过,信不信由你。反正,我今天要说的,就是猪是怎么想的。

在参观一个朋友的养猪场时,在进门不远处的一个猪圈里,一头猪一直盯着我看,它居然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着它的猪脑袋,这真是一头有趣的猪啊,我就这样一想着,就走进了它的灵魂了。我的天啦,从此以后,在餐桌上就诚惶诚恐,因为我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。

“哼哼!!哼哼!!”,猪们最热门的词汇就是这个啦,所以,猪在思想的时候就哼哼,猪在哼哼的时候,就在思想。又是一个戴眼镜的进来了,装B啊,戴眼镜就了不得了,哼哼!!猪想,现在最讨厌戴眼镜的人了,尤其是最近,一下子多了好几个饲养员,都是戴眼镜的。

这几个戴眼镜的,和原来那些饲养员有很大的不同,比较起来,我喜欢之前的饲养员。现在这几个眼镜子,总是一边聊天,一边喂食,还时不时地,用那把木勺敲我们的脑袋。有几次老板来了,我想告他们的状,可是,不管我怎么哼哼,他都不明白,还一个劲地夸奖他们。没有办法,谁叫我是猪,他们是人呢?何况,最近伙食还不差,那几个眼镜子来了以后,环境卫生确实搞得更好了,还搞了个环境音乐,听起来就昏昏欲睡,吃了睡,睡了吃,猪能不长膘吗?

我讨厌他们,主要还不是因为他们用木勺敲我们的脑袋。他们聊天的那些内容,我多少还是能够听得懂一些的。这些人,据说是大学毕业了,受什么金融危机影响,工作不好找,这就把原来的几个饲养员挤回家去了。他们就知道自己来这儿有了工作了,比较起那么多什么博士生去殡仪馆工作,他们觉得很满意,全不知道有几个人因此丢了工作。

后来,经常听他们说什么民主啊,自由啊,有时候还激昂慷慨。我本来不知道什么叫自由,听他们说多了,也向往起自由来了,哼哼,我的自由,就掌握在这些追求狗屁自由的眼镜子手中啊。可见,人一旦有了一点点权利,总是不舍得放弃的,人只关心自己的自由,却不关心别人的自由。哼哼!!今天我是猪,我的自由被你剥夺,其实,我看你比我好不了多少,也是猪一样的没有自由,这是你们自己说的!

自从这几个眼镜子来了,我是整天听他们唠叨着,我的猪脑袋里,装下了越来越多猪不应该知道的东西,我知道他们是害了我了。哼哼!!我们猪们,命里注定就是被送上餐桌的,我们谁也摆脱不了这个命运,最好的,就是生一场大病,病死了。不过,虽然没有被送上餐桌,那其实又好在哪里了呢?病死了,比挨了那一刀,也差不多,兴许还要更痛苦一些,至于死了以后,管他是被吃了还是怎么了呢。

经常听他们说一句什么名言,我觉得,这怎么象是我们猪说的话呢:“身在猪国,心有不甘;欲撞牢笼而出,奈何恶狗疯狂,甚至一些猪伴也指责我太不安心做猪!”真有意思,哼哼,看来,我们猪里,也有有文化的,它说的话,也被人们抬举出来,引用着。我对这头有文化的猪肃然起敬,不过,眼镜子们是怎么听懂我们猪的语言的呢,平时,我怎么哼哼他们都不理我,其实有时候我也想加入他们的行列说几句,但他们从来不理我,只有我气愤得撞墙的时候,他们才着急过来,但他们很明显并不明白我的意思。

自从文化被越来越高以后,我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,我感觉痛苦,不堪的痛苦,所以,我以猪脑袋撞墙的次数明显增加了,我的猪伴们都很不解,但我跟他们说了以后,他们就说我得了精神病。那几个眼镜子对我也越来越防范了,唉,想死的念头都有,这都是他们唠叨的结果。其实象猪伴们那样无知又何尝不好,至少不会象我这样痛苦。猪们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!

这头猪又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了,哼哼!哼哼!!哼哼!!!这是一头有思想的猪,难得的有思想的猪,它的肉和其他的猪不会有什么区别,但是,因为它特别喜欢聆听,被眼镜子们列入可以培养的一类,送到现在这个高级的猪圈里来,不但有音乐听,还会放一些朗读之类的节目,据说眼镜子们特别为这些猪打造了一个响亮的品牌,叫“聪明猪”,它们的价格因此翻了数倍。猪,无可奈何的猪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